news center

愿付代价 就可以爱任何一种爱

愿付代价 就可以爱任何一种爱

作者:蓬揞  时间:2019-03-05 11:08:02  人气:

繁�w中文 那些得到了自己爱情的人,方法论不同,或者刚烈,或者圆融,他们都要解决这些“可是”,我们生存的这个老大古旧的结构,纵然有大压力,看上去很吓人,你违背了它们,不“可是”了,并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不会坐牢,也不会遭诅咒 连岳: 你好! 看着以往一篇篇条理清楚的诉说,我突然间明白也许这背后有着无数次撕心裂肺的痛真正痛苦的境界是已经没什么力气思前想后的组织文字了请原谅在这春暖花开的日子里看见我这篇难过的文字,我想你是值得信赖的,或许你可以用清醒的头脑说些什么 我和他认识数年,他已婚,还有个孩子在前二年里大家各司其职,相安无事因为他是工作狂,我们虽然在同一间办公室,但话都很少他是个勤奋工作的男人,我是安静的女人后来我先跳槽,大家没了联系 半年后的一个清晨,我突然想起他,觉得就这样断了联系好像有些可惜,就发了一个询问的短信,他回了我们再见面时,我有种被电击中的悸动感,真切地让我自己都害怕阳光下他的那件条纹衬衣,我至今难忘龙应台以前说过:记忆中的某些人和事,你以为你已经忘记;但他们会象盒子里面的珍珠,在你不小心碰到时骨碌碌全部跳出来,提醒你他们的存在是的,他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彻底地陷进去了,尽管我已经有了准备结婚的男友 最初我们都很坦然地通信,像最要好的朋友,彼此关心着,各自说着不能对别人说的苦恼人不是草木,感情也没办法压制住,在无数次挣扎后,更可悲的是我们的身体非常的合适发乎情,没止乎礼,也许人人都会痛骂我活该 我结婚了,顾着所有人的感受,只是把我自己的心扔到了很远的地方他知道后痛苦地要断了联系,那几天是我三十年来最黑暗的日子,我甚至时时有轻生的念头我们还是没能分开,如果分开了,就像挖你的心一样我没有矫情,真的,心真的会死的 日子本可以若无其事的过下去,因为每个家庭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麻烦可是我的伴侣他有需求,而我没办法给是的,一个身心出轨的女人她会讲她内心很纯粹,也许很可笑吧 我想过和伴侣分开,虽然他没错,顾家面对他我有很强的抵抗情绪和负罪感,我怕耽误了他以后的路知心的朋友劝我要理性,毕竟能不能和他结婚都还是未知数我不是个会算计的人,不求前面跳下船后面刚好有人接收,我只是想我不能再害人害己 以后会怎么样我自己也有些害怕,孤独一生还是再受磨难我也不知道良心的安宁和现实的平静谁更重要我走投无路,或许是道行不深,只因我不是林妹妹,就写了这封信给你 祝好! 小诺 女人帮建议 小诺: 在一个多数时候都显得乏味、枯燥的时空里,我认为,那些似乎是走过了头的自由主义来中和一下,作一点冲撞,是能让人受益的所以我认为人有堕胎的权利(这点在我们这儿不是多大的障碍)、人有完全掌控自己生命的权利(这点不为多数人所接受,但是别人阻止不了你)、人也有权利过着别人讨厌的生活(这点同样不为多数人接受,并且他们可以阻止你) 别人所讨厌的生活,当然不一定是坏的,可能好得很,当一个尖刻的批评者,搞得别人鸡飞狗跳就是其中一种;天天在路灯下观棋,而且就是要说话,这也是一种坏的嘛,你就是一个例子,在从恋爱到婚姻再到婚姻破裂的过程当中,一直爱着另外一个已婚男人既然是人的权利(也是爱的权利),那么他就可以不在乎别人的感受我不认为某种“坏的爱情”有什么可以指责的,事实上,任何自由选择的爱情都是美的,谁也没有资格“痛骂”你 对你好是有原因的因为看起来你正在满足了一个条件,你没有怨别人,敢于为自己的选择买单(最后应该体现为放那个连性都得不到满足的可怜的男人一条生路,请确认你会离开他,不然,所有好话收回)这个世界是互动的,你对别人好,别人可能也对你好,你不在乎别人,别人一定加倍讨厌你选择过着别人讨厌的生活,不能马上死掉以闪开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只能付出一些代价对于你来说,这个代价就是成为别人眼里奇怪的单身女人,维系着地下情缘,甚至“孤独一生”你并没有像其他许多人一样,用一个形式上的家庭来做为社会保护色,而性与爱却全给了另一人,让他人为自己的暗爽作牺牲,你可能还记得原来这个专栏里还有人来信夸耀自己的这种聪明,并一股脑把责任推给其他人,你不是这样的孱头与滑稽人物,你有权利享有任何你喜欢的爱情 爱情是人生中比较高级的东西,没有它的人生是廉价的人生这种高级东西需要一点点勇气,咬咬牙抱怨从来很多,语法很单调,我是爱一个人,可是父母、可是习惯、可是亲朋、可是议论、可是将来、可是派出去的红包还没有回本、可是孩子……这些可是都对,可是我要说,那些得到了自己爱情的人,方法论不同,或者刚烈,或者圆融,他们都要解决这些“可是”,我们生存的这个老大古旧的结构,纵然有大压力,看上去很吓人,你违背了它们,不“可是”了,并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不会坐牢,也不会遭诅咒肯定有人会说,说是这么说,可是做起来真的很难,是的,亲爱的兄弟姐妹,女士们、先生们、同学们、老乡们,做起来真的很难,你说得一点都没错,你真的很衬你的廉价人生 小诺,这些“可是”都不足以困扰你,我实在想不出你还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如果你只是希望得到我一个支持的答复,你不会失望的,你会得到双倍你要的,我现在就说:支持一!支持二! 祝开心 连岳 那些得到了自己爱情的人,方法论不同,或者刚烈,或者圆融,他们都要解决这些“可是”,我们生存的这个老大古旧的结构,纵然有大压力,看上去很吓人,你违背了它们,不“可是”了,并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不会坐牢,也不会遭诅咒 连岳: 你好! 看着以往一篇篇条理清楚的诉说,我突然间明白也许这背后有着无数次撕心裂肺的痛真正痛苦的境界是已经没什么力气思前想后的组织文字了请原谅在这春暖花开的日子里看见我这篇难过的文字,我想你是值得信赖的,或许你可以用清醒的头脑说些什么 我和他认识数年,他已婚,还有个孩子在前二年里大家各司其职,相安无事因为他是工作狂,我们虽然在同一间办公室,但话都很少他是个勤奋工作的男人,我是安静的女人后来我先跳槽,大家没了联系 半年后的一个清晨,我突然想起他,觉得就这样断了联系好像有些可惜,就发了一个询问的短信,他回了我们再见面时,我有种被电击中的悸动感,真切地让我自己都害怕阳光下他的那件条纹衬衣,我至今难忘龙应台以前说过:记忆中的某些人和事,你以为你已经忘记;但他们会象盒子里面的珍珠,在你不小心碰到时骨碌碌全部跳出来,提醒你他们的存在是的,他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彻底地陷进去了,尽管我已经有了准备结婚的男友 最初我们都很坦然地通信,像最要好的朋友,彼此关心着,各自说着不能对别人说的苦恼人不是草木,感情也没办法压制住,在无数次挣扎后,更可悲的是我们的身体非常的合适发乎情,没止乎礼,也许人人都会痛骂我活该 我结婚了,顾着所有人的感受,只是把我自己的心扔到了很远的地方他知道后痛苦地要断了联系,那几天是我三十年来最黑暗的日子,我甚至时时有轻生的念头我们还是没能分开,如果分开了,就像挖你的心一样我没有矫情,真的,心真的会死的 日子本可以若无其事的过下去,因为每个家庭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麻烦可是我的伴侣他有需求,而我没办法给是的,一个身心出轨的女人她会讲她内心很纯粹,也许很可笑吧 我想过和伴侣分开,虽然他没错,顾家面对他我有很强的抵抗情绪和负罪感,我怕耽误了他以后的路知心的朋友劝我要理性,毕竟能不能和他结婚都还是未知数我不是个会算计的人,不求前面跳下船后面刚好有人接收,我只是想我不能再害人害己 以后会怎么样我自己也有些害怕,孤独一生还是再受磨难我也不知道良心的安宁和现实的平静谁更重要我走投无路,或许是道行不深,只因我不是林妹妹,就写了这封信给你 祝好! 小诺 女人帮建议 小诺: 在一个多数时候都显得乏味、枯燥的时空里,我认为,那些似乎是走过了头的自由主义来中和一下,作一点冲撞,是能让人受益的所以我认为人有堕胎的权利(这点在我们这儿不是多大的障碍)、人有完全掌控自己生命的权利(这点不为多数人所接受,但是别人阻止不了你)、人也有权利过着别人讨厌的生活(这点同样不为多数人接受,并且他们可以阻止你) 别人所讨厌的生活,当然不一定是坏的,可能好得很,当一个尖刻的批评者,搞得别人鸡飞狗跳就是其中一种;天天在路灯下观棋,而且就是要说话,这也是一种坏的嘛,你就是一个例子,在从恋爱到婚姻再到婚姻破裂的过程当中,一直爱着另外一个已婚男人既然是人的权利(也是爱的权利),那么他就可以不在乎别人的感受我不认为某种“坏的爱情”有什么可以指责的,事实上,任何自由选择的爱情都是美的,谁也没有资格“痛骂”你 对你好是有原因的因为看起来你正在满足了一个条件,你没有怨别人,敢于为自己的选择买单(最后应该体现为放那个连性都得不到满足的可怜的男人一条生路,请确认你会离开他,不然,所有好话收回)这个世界是互动的,你对别人好,别人可能也对你好,你不在乎别人,别人一定加倍讨厌你选择过着别人讨厌的生活,不能马上死掉以闪开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只能付出一些代价对于你来说,这个代价就是成为别人眼里奇怪的单身女人,维系着地下情缘,甚至“孤独一生”你并没有像其他许多人一样,用一个形式上的家庭来做为社会保护色,而性与爱却全给了另一人,让他人为自己的暗爽作牺牲,你可能还记得原来这个专栏里还有人来信夸耀自己的这种聪明,并一股脑把责任推给其他人,你不是这样的孱头与滑稽人物,你有权利享有任何你喜欢的爱情 爱情是人生中比较高级的东西,没有它的人生是廉价的人生这种高级东西需要一点点勇气,咬咬牙抱怨从来很多,语法很单调,我是爱一个人,可是父母、可是习惯、可是亲朋、可是议论、可是将来、可是派出去的红包还没有回本、可是孩子……这些可是都对,可是我要说,那些得到了自己爱情的人,方法论不同,或者刚烈,或者圆融,他们都要解决这些“可是”,我们生存的这个老大古旧的结构,纵然有大压力,看上去很吓人,你违背了它们,不“可是”了,并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不会坐牢,也不会遭诅咒肯定有人会说,说是这么说,可是做起来真的很难,是的,亲爱的兄弟姐妹,女士们、先生们、同学们、老乡们,做起来真的很难,你说得一点都没错,你真的很衬你的廉价人生 小诺,这些“可是”都不足以困扰你,我实在想不出你还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如果你只是希望得到我一个支持的答复,你不会失望的,你会得到双倍你要的,我现在就说:支持一!支持二!